2013年12月17日 上午10:09:29
服务| 创业| 外商| 投资| 管理| 网络| 商标| 版权| 专利| 合同| 外贸| 税务| 清算| 在线委托|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合同 - 新闻资讯
发表日期:2015年5月24日 编辑:admin 有161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非法集资向新型领域渗透
 


来源:20150523法制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周宵鹏
□本报通讯员赵美珠

  近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2014年度全市法院非法集资案件司法审查报告》,首次以刑事审判白皮书的形式,介绍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审理情况、特点、主要类型和手段、形成原因、存在问题,并提出防范建议。
  据统计,2014年石家庄市两级法院审理一审非法集资案件30件,涉案金额5.1亿元,给被害人造成损失2.9亿元,一审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判处犯罪分子131人。
  “2014年审理的143件非法集资案件中,以借款方式集资的33件,以投资方式集资的37件,两者并存的44件,占全部案件的79.7%。”石家庄中院刑一庭庭长李保亮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非法集资案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主流,作案手段集中在借款、投资。

非法集资现职业化趋势
  《报告》披露,近年来,非法集资正在从传统的比如房地产、矿产资源、农业、林业领域,向投资理财、私募股权包括一些理财产品等新型领域转变,甚至出现职业化趋势,一些企业和个人作为“资金掮客”专门从事资金的低吸高放业务。
  据介绍,在各种形式的非法集资案件中,“高收益”投资型是非法集资的主要类型。不法分子采取虚构投资项目或夸大投资项目的收益,与投资人签订合同或协议并先返还部分收益或利息的手段,诱使群众投资,进行非法集资犯罪。
  在石家庄市舜地非法集资案中,孙某等人成立多家公司,公司之间相互担保,以13.5%至20%/半年的高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孙某将吸收的资金一部分作为利息返还投资者,一部分用于有关投资项目。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非法集资33亿余元,返息14亿余元,造成损失19亿余元。
  此外,集资诈骗型、妄想暴富型、非法金融机构型等也是非法集资的主要类型。李保亮表示,这些类型不仅让老百姓真假难辨,办案人员也感到“犯罪手段隐蔽、新颖、没听说过”。
  石家庄中院审理的宋某集资诈骗案是一起典型的妄想暴富型非法集资案。经营体育彩票投注站的宋某谎称自己所投注的体彩项目稳赚不赔,并许诺给予高额利息,先后从34名市民处集资1200余万元用于购买体彩,除去返息144万元外,造成实际损失1100多万元。
  “会员制非法融资手段隐蔽、受害群众多,是一种突出的新型非法集资方式。”李保亮告诉记者,2014年以来,部分农民专业合作社背离宗旨、高息揽储、变相开展非法集资的现象日益突出,合作社负责人因资金链断裂“跑路”的案件逐渐增多,这些相关案件就属于会员制非法融资。

涉案金额动辄数亿元
  《报告》称,在非法集资案件中,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往往是甲地注册,然后在乙地等多地实施非法集资行为,所以现在一些非法集资案件不仅是跨区(县),而且跨市、跨省,有的非法集资大案甚至涉及十几个省份。
  披露的数据显示,非法集资案件涉案金额及造成的财产损失数额巨大,涉案被害人众多。2014年石家庄两级法院审理的一审非法集资案件30件,涉案金额5.1亿元,占全部一审刑事案件涉案金额的63.5%;造成损失2.9亿元,占全部一审刑事案件财产损失总数的75.8%;案件数量占全市一审刑事案件总数的0.6%,但被害人数量占全部一审刑事案件被害人总数的81.2%以上。
  “从涉案金额看,以前是几百万、上千万元,现在动辄就是数亿元。”石家庄中院审监庭庭长卜嘉良介绍,该院每年一审审理的重大复杂非法集资案件占全市法院非法集资案件总数的1/4左右。
  据了解,非法集资案件的被害人多为中老年人、城市下岗工人、离退休人员及部分农民。目前,该类犯罪有向高校学生、城市白领、个体企业老板甚至国家公务员等扩展的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提及,非法集资案件的犯罪主体以自然人、共同犯罪为主,30起案件中有27件为自然人犯罪,占90%。从年龄、性别、文化程度、职业、籍贯等项目看,被告人年龄多集中在30至40岁之间,女性偏多,文化程度集中在初中文化水平,多为公司工作人员,本地人居多。
  2014年,石家庄市非法集资案件判处犯罪分子131人,主要集中在5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判处死刑缓期执行1人,无期徒刑3人,10年以上有期徒刑16人,5至10年有期徒刑14人,3至5年有期徒刑37人,3年以下有期徒刑55人,免予刑事处罚5人。

预期回报高是内在动力
  《报告》提出,目前,由于存款利率低,炒股、炒房风险大,正规的投资渠道过于狭窄,因此期限短、利率高的借款成为一种投资方式,给非法集资活动带来了大量的资金来源。在高额回报的诱饵下,受害人贪利的心理被犯罪分子利用,加之法律意识、风险意识较为淡薄,容易上当受骗。
  “暴利引诱,是所有实施诈骗的不法分子欺骗群众的不二法门。预期回报率高是民间参与非法集资的内在动力。”卜嘉良说。
  石家庄中院审理的非法集资案件中,不法分子先是许诺投资者以奖励、积分返利等形式给予高额回报,并按时足额兑现先期投入者的本息,之后便拆东墙补西墙,用后集资人的钱兑付先前的本息,等达到一定规模后,便秘密转移资金、携款潜逃。
  卜嘉良介绍,承诺高额回报,编造虚假项目或订立陷阱合同,混淆投资理财概念,用合法的外衣或名人效应骗取群众信任,利用网络,利用精神、人身强制或亲情诱骗等,都是非法集资的惯用手段。
  《报告》指出,面对民间金融活动的泛滥,部分法规还不够完善,有些活动未明确监管部门或监管职责,有的职能机关的工作一定程度上存在不足,在思想上表现为对可能带来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在行为上表现为规范、引导和对违法行为的打击不力。
  据了解,由于非法集资犯罪往往是从小额资金的聚拢开始,滚雪球式的发展模式最终致使资金链断裂,从作案到案发延续时间较长,主要集中在3年至5年之间,给案件取证、追赃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由此,石家庄中院在《报告》最后专门提醒,公众要认清非法集资的本质和危害,提高识别能力,自觉抵制各种诱惑,增强参与非法集资风险自担意识、理性投资意识和防范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