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上午10:09:29
服务| 创业| 外商| 投资| 管理| 网络| 商标| 版权| 专利| 合同| 外贸| 税务| 清算| 在线委托|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管理 - 以案说法
发表日期:2015年10月8日 出处:人民法院报0923 作者:陶恒河 编辑:admin 有1086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分立后的公司应在接受原公司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案情】

    甲公司拥有优质资产折合价值1000万元,对外共负债6000万元(分别欠乙1000万元、欠丙2000万元、欠丁3000万元)。某日,甲公司与戊公司达成了协议,约定戊公司取得甲公司的优质资产1000万元,并承担甲公司所欠乙的债务1000万元(即由戊公司承担偿还甲公司所欠乙的债务)。嗣后,戊公司将该财产投资设立A公司。后丙公司因债权无法实现,遂向法院起诉甲公司、戊公司,要求甲公司承担偿还责任,戊公司在接受甲公司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分歧】

    戊公司是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戊公司无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戊公司虽然取得甲公司的优质资产1000万元,但同时由其承担偿还甲公司所欠乙公司的债务1000万元,故对于戊公司来讲,其并没有得到甲公司的额外财产。因此,其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戊公司应在接受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甲公司财产是其所有债务的责任财产,戊公司取得甲公司的财产,根据“债随资产走”的原则,戊公司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1.企业法人财产是企业对外债务的一般担保和物质基础。企业法人财产作为其从事经营活动和对外偿债的物质基础,是企业法人成立的构成要件,也是衡量企业法人有无财产责任能力的标准。本案中,甲公司的财产是其债务的责任财产,担保着乙、丙、丁债权的实现,当甲公司将其所有优质资产转移出去,留下企业债务时,就构成了企业财产与企业债务的分离,侵害了丙、丁的利益,这明显与企业法人财产原则相违背。企业法人财产原则的核心,要求企业法人以自己所有的财产独立对外承担民事责任。

    2.企业分立对原企业债务承担的约定须经债权人同意,否则该约定对债权人不生效力。本案中,甲公司将其优质资产与部分债务剥离给戊公司,将另5000万元的债务留在甲公司的行为,实际上构成了企业的分立。而企业分立的实质是对企业财产的分割,财产的分割导致承担原企业债务的责任财产发生变化,这与债权人的利益直接相关,对原企业的债权人有着切身的利益关系。因此,原企业债务如何承担就成为企业分立中的重要问题,也成为企业分立后纠纷发生的主要原因。根据合同法第八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企业改制中,债务承担的约定往往会关涉债权人债权的实现问题,因此债务承担的约定应当经债权人同意。本案中,甲公司与戊公司在企业分立时,对债务承担的约定并没有经债权人的同意,且将甲公司的责任财产划归戊公司,而将丙、丁的债权留在空壳甲公司中,致使丙、丁公司的债权落空,严重损害了丙、丁的利益。故甲与戊对债务承担的约定对债权人乙、丙、丁不产生法律效力。这里须明确的是,企业分立时对债务承担的约定未经债权人认可的,并不导致企业分立行为的无效,也不导致分立企业对债务承担的约定无效,只是该约定不能对抗债权人,对债权人没有法律约束力。

    3.根据企业债务随企业财产变动的原则,分立后的企业所有财产均为债权的责任财产,分立后的企业应当对丙的债权实现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中,甲公司与戊公司在企业分立时虽然对企业财产和债务作出了具体的约定,但双方的约定仅是内部约定,对外不具法律效力,且该约定违背了法律规定,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对债权人不产生法律约束力。戊公司仍应对甲公司的债权人丙公司的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不得以接受1000万元财产的同时附带了1000万元的债务,而没有获得额外利益的理由进行抗辩。但从公平角度考虑,如果戊公司在其他债权人起诉时,已偿还了甲所欠乙公司的1000万元,戊公司可以不再对甲的其他债权人承担责任。否则的话,又会造成对戊公司的不公平。但此时,其他债权人可以请求法院撤销戊公司对乙公司的清偿行为,因该清偿行为损害了甲公司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因戊代甲对乙的提前清偿使丙、丁的债权落空)。

    必须加以区分的是,从表面上看,戊公司以1000万元的现金购买甲公司的1000万元优质资产与公司分立时戊公司从甲公司取走1000万元优质资产并附带1000万元的债务似乎并无不同,但细加分析,这两种情况还是有区别的。虽然对戊公司的影响是一样的,其并未得到任何额外的利益,但对甲公司的债权人来说,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前者反映的是买卖法律关系,戊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的现金还是归甲公司所有,作为甲公司对外负债的一般担保,对债权人并无任何影响;而后者反映的则是企业分立的法律关系,在企业分立中,对债务的承担作了违法约定,留下空壳的甲公司应付债权人,致使丙、丁的债权落空。实践中,笔者经常遇到有人将上述两种情况同等对待,认为只要取走财产的同时附带同等的债务,就不应再判受让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此有必要在此对该问题作一强调。

    (作者单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